起浦东新的高峰,德龙科学技术

原标题:金茂大厦:浦东开放腾飞的见证者

人走灯灭,人来灯亮。

图片 1

上世纪八十年代,老上海人的口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在深圳国家基因库的某个实验室,其最近上线的一套照明和紫外线控制系统让工作人员改变了以往手动开关的习惯,轻松实现智能化控制。这套系统的设计来自湖北德龙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他们是一家致力于建筑智能化及节能服务集成的高新技术研发企业。

上海建工集团塔吊师傅魏根生,在浦东开发开放的这些年里,比“姜太公”还牛,稳稳地冲着云海垂钓,吊起一个个重逾数吨甚至几十吨的构件,不断“刷新”着陆家嘴、浦东乃至上海的新高度;更绝的是,他还把相机带上云端,拍出了史无前例的“云图”——以一个堪称绝唱的角度,记录了建设中的浦东,那些楼、那些人、那些事。

改革开放40年,浦东开发开放28年,这片荒芜的处女地早已变成了不断刷新天际线的繁华热土。

拥有多项知识产权,遵循KNX/EIB国际标准进行产品及应用开发,同时兼任BACnet、LonWorks、Modbus等国际标准的互联互通。

云中塔吊,是黄浦江东岸开发伸出的“触角”

1990年,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并在陆家嘴成立了全国首个国家级陆家嘴金融贸易区。自此,浦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成为了上海改革开放的强劲驱动力。坐落在此的金茂大厦是当时的中国最高、世界第三高楼,也成为了浦东腾飞的见证者。

针对楼宇及家居智能化发展的新方向,德龙科技借助百度物联网平台的支持,提供全方位楼宇工业物联网产品及技术服务。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他的每一张图,都有他亲密的伙伴——塔吊。

▲ 1990年的上海浦东陆家嘴。(图片来自网络)

物联网技术下的智能化系统让建筑照明更节能

获过上海含金量极高的摄影双年展银奖的这张图,彩虹如眼眸般张望着云雾飘渺中的楼群,云中塔吊的倒影若隐若现,像极黄浦江东岸不断生长的触角……

1994年,金茂大厦动工,1999年8月28日全面营业。2001年,西门子在这座高达88层的大厦中安装了智能火灾探测系统和先进的集成语音疏导系统,默默守护着这座标志性建筑的人员和财产安全。

随着物联网、云端运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广泛应用,智能照明行业迎来了快速的发展。另一方面,随着人们对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照明节能也越来越被用户所青睐。与此同时,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

这样的拍摄机位,只能是塔吊驾驶室。

图片 5

2017 年全球智能照明市场规模接近 46 亿美元,年成长率高达95%,预计 2020
年可达 134 亿美元,智能照明有望成为未来市场的新蓝海。

而独一无二的摄影者,只能是塔吊司机魏根生。


420米高的金茂大厦落成时是当时中国最高、世界第三高楼,至今仍是极具标志性的建筑。

看准这块市场,德龙科技以智能传感器检测、处理器决策、通过dl-bus智能系统辅助人进行决策,智能控制大型建筑的照明系统。

图片 6

1993年,西门子楼宇科技集团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依托于在该领域近百年的经验,为中国市场提供全球领先的消防安全、楼宇控制系统与安防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根据情况自动调整照明亮度、灯具数量、灯具开关时间,达到节省能源30%的效果,实现真正的节能环保。德龙科技的服务内容包含智能化系统专项设计及施工、楼宇控制系统、照明系统、能源管理系统、工业自动化系统及IBMS集成能力等。

这位土生土长的上海师傅,从空军地勤退伍后开上了吊车,后来又开了塔吊。

2008年,西门子为北京“水立方”提供了包括楼宇自控、消防和控制系统的全套解决方案,还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全球合作伙伴,以先进的节能环保科技助力打造绿色低碳世博。

他们主要面向政府机关、教育科研、轨道交通、会展中心、体育设施、公园景区、酒店宾馆、住宅社区及工厂企业等不同领域。

有人结绳记事,魏师傅则是以在云端“钓”楼计时。

图片 7

迄今为止,德龙科技服务了 100
多个项目,包括安徽省人民政府、国家基因库、南京牛首山风景区、无锡地铁二号线、南昌昌北国际机场、深圳宝安体育中心等。从前期咨询、规划、设计、施工、集成到后期的运营维护,德龙科技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方案和全方位的服务。

建K11大楼(香港新世界大厦),278米,耗时两年;


西门子作为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全球合作伙伴,提供了包括楼宇科技在内的一系列解决方案,并获得了“特别贡献金奖”。

O2O模式+行业沉淀,德龙科技想在年底前覆盖全国80%的市场

建百联世贸大楼,333米,38个月;

随着数字化浪潮席卷各行各业,西门子楼宇科技也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为创新与智能的产品与服务。

图片 8

建环球金融中心,492米,40个月;

2016年,海拔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在浦东拔地而起,与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交相辉映,谱写出一曲美轮美奂的建筑“三重奏”。西门子为上海中心大厦提供了先进的能源管理解决方案和智能楼宇系统,从高低压配电解决方案、能源自动化系统,到火灾报警控制系统以及智能照明控制系统,让大厦全面实现了智能化管理。

除了研发技术,在面向市场方面。德龙科技采用O2O模式,线上多渠道推广、营销的同时,建立线下技术中心,结合本地专业化的团队,可快速到现场勘察项目,为用户介绍相关产品。

建上海中心大厦,632米,3年多……

图片 9

目前,德龙科技已在深圳、武汉、北京拥有了完善的线下技术中心,接下来会在上海建立技术中心,力求在年底实现覆盖全国80%的市场。另一方面,
4 年的时间,德龙科技的智能照明系统和解决方案完成了超过 100
个项目。因为时间和经验的累积,他们完成项目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模块的制造成本也变得更低。

金茂大厦的收尾工程,他也参与过。


巨型高层建筑运行成本中最大的一部分用于照明、供暖和制冷。上海中心大厦独特优美的玻璃设计本身最大程度地提高了日光的利用率,同时西门子EIB智能照明控制系统可在不降低舒适性的前提下,提高能效,节约运行成本。

德龙科技创始人徐杰告诉猎云网:“这 100
多个项目的经验不仅让我们在行业内得到认可,也让我们的技术得以生根。相比同行,我们因为面对过不同的应用场景,可以更快的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案并迅速实施,同时也能更了解用户的需求。”在同一领域,德龙科技的竞争对手包括西门子、施耐德等国际品牌。与这些一流的国际品牌相比,德龙科技主打价格优势,以向市场推广产品。

他的人生,就这么被上海天际线“瓜分”了。

当下,人们对建筑的需求不断提升,既要“以人为本”又要保护自然环境,西门子楼宇科技“创造完美空间”的理念应运而生。

同一款产品,德龙科技的产品定价可以达到西门子等品牌价格的三分之一“一方面,他们的产品都是在国外生产,制造成本和运输成本较高。另一方面他们的毛利率更高,而我们现阶段以推广为主,盈利是其次。”此外,相交而言西门子等国际品牌主要面向高端写字楼,而德龙科技则主打住宅、物业小区等中低端市场,这也是价格差异的重要原因之一。

浦东“长”多高,他就站到多高。陆家嘴从“烂泥渡”长成国际金融中心,魏师傅零距离目睹并且记录着。

2017年,西门子为亚洲最大的公用建筑——位于青岛中德生态园中的被动房技术中心提供了智能楼宇自控系统,如同“智慧的大脑”,助力其达到建筑的近零能耗,实现人类宜居理想。据统计,被动房技术中心每年可节约一次能耗近130万kwh,节省运行费50万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64吨。

图片 10

高天流云之上拥有顶级浪漫,他成为浦东开发开放“神迹”的一部分

图片 11

2013
年,认缴制的实施让创业变得容易,真正实现“一元钱办公司”。这也促使越来越多的人从事、企业单位走出来,自己创业。徐杰也是其中一员,在创业之前他在全国最大的自动化公司任职。

图片 12


被动房技术中心占地面积约4843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3800平方米,是一座集被动式超低能耗绿色建筑技术研发、体验、展览、会议、居住等多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建筑体。

本就不甘平淡的他决定出来创业,当时节能环保的理念正在被大家所热议。自动化出身的徐杰和朋友几人看好智能照明系统未来的发展,于是德龙科技应运而生。目前,德龙科技的运营状况十分良好,
2017 年的营业额达到 550 万,年增长率达到161%,覆盖城市达到 80
多座。他们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覆盖全国80%的城市。

在魏师傅手中不断长高的城市,也让他自己目眩神迷。在云海之上,目睹魔都喷薄而出的光芒,如瞻“神迹”。神迹是被改革开放催生的,而他和他的塔吊兄弟们,就是这个“神迹”的缔造者之一。

今天,西门子楼宇业务已经在全国各地设立了20多个办事处,并且将全球三大研发与制造中心之一落地北京。而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上,西门子将以创新和数字化楼宇科技,为中国的城镇化进程注入新的活力。

他的工作时间很长,早6点到晚6点。孤独的塔吊驾驶间,唯有高天流云、晨曦夕阳相伴。他知道,他和地面很远,但和世界很近。

注: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3

责任编辑:

有个老外说,全世界塔吊司机里没出过摄影家,魏根生是独一份。

1998年建金茂大厦时,他用傻瓜相机拍了这张图片,心里感叹:真高!

今天再看,那时年幼的东方明珠一枝独秀,黄浦江两岸高楼稀疏。然而,在邓小平“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的叮咛中,浦东迅即一飞冲天!

图片 14

为了方便抓拍,魏师傅常年将相机放在驾驶室。

但他也错过很多转瞬即逝的奇幻镜头。塔吊司机太忙,工地上所有施工单位都抢着用,构件、设备以及给养不吊上来,工程就只能干等。

连吃饭都只有一二十分钟,一切只能见缝插针。

魏师傅最喜欢澄澈干净“水晶天”,怎么也得多拍几张。

有时机位不好,他会用对讲机指挥其他兄弟将吊车转到合适位置,让钩子正好悬停东方明珠塔或是金茂大厦上方,感觉一座巨型建筑,就这么被轻轻“钓”起,好白相。

今天年轻人爱讲:皮一下很开心嘛?

魏师傅就喜欢“皮”一下,一帮工人兄弟能操控自如的最顶级的浪漫。

被雷“劈”过,喝过最“高”水平的铁观音,有体贴的女儿,魏师傅知足

图片 15

吊钩孤悬,寂寞难以想象。

高空没有手机信号,一待一整天。空山不见人,但闻对讲机。

心理素质不好也不行。有次打雷,一只火球直接打到驾驶室窗上,

安全倒是没问题,但当时眼前一黑,啥也看不见,饶是经验丰富如魏师傅也“抖豁”胆寒,有年轻些的塔吊司机直接狂哭……

其实,创造改革“神迹”有太多坎坷艰辛,云海之上也凝结着他们的苦涩汗水。

图片 16

魏师傅在微博晒过一张照片:

“我在上海最高的驾驶室喝铁观音。”

其实,这壶茶并不悠闲。

检索下日子就能发现,2014年2月3日,农历大年初四!

他俯视着足下的芸芸众生,想像着浓郁的年味儿,和自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图片 17

茶不常有,这个小布偶则常带,它与钢筋铁骨形成了萌萌的反差。

魏师傅从女儿的玩具中挑中了它,带上云端,从1997年到2014年退休,一直放在驾驶室。

4年前,魏师傅退休,把它留在了驾驶室。

“这是我的吉祥物,希望幸运永远传递……”。

图片 18

1994年拍摄的陆家嘴中心绿地原址。 来自浦东档案馆

魏师傅常将宝贝女儿挂在嘴边。女儿鼓励他用单反,帮着他开微博。他在陆家嘴建金融中心的高楼,而女儿在张江科学城工作,这一家的两代人,都和浦东开发开放难解难分。

为造南浦大桥动迁成了浦东人,魏师傅看着隧桥如梭的新浦东,不悔

图片 19

陆家嘴轮渡站老照片,来自网络

很多老上海人都难忘1987年12月10日陆家嘴轮渡事件的创深痛巨。那天,陆家嘴轮渡因大雾封江滞留人员过多,当时很多企业实行打卡制度,迟到就要扣奖金。争分夺秒中,踩踏发生,造成重大安全事故。

图片 20

1991年,南浦大桥建成通车,黄浦江上第一桥 资料图片

痛定思痛,飞跨黄浦江的过江大桥非建不可,1988年南浦大桥开工建设。

而住在浦西江边的魏师傅家被动迁到浦东南码头,在“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时代,这样的动迁并不令人愉悦。

但是,此后浦江之上,大桥隧道飞架穿梭。1991年、1993年、1995年、1997年……上海以平均每两年一座大桥的速度,相继建造了南浦大桥、杨浦大桥、奉浦大桥、徐浦大桥、卢浦大桥等等。现在,拥有20余座隧桥互通,浦东与浦西早已融为一体。浦东,从被嘲笑的“乡下人”,到上海乃至全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排头兵。魏师傅一说起这个,眼角眉梢都是盈盈笑意。

图片 21

魏师傅所在建工机械公司正在修建中国馆,2008年

现在,每当经过上海中心、国金中心、金茂大厦这“三件套”,魏师傅会不由自主驻足抬头,回想在云端“钓”楼的日子,满足地感叹,“就像看自己长大的孩子”。

这话,真牛,也就魏师傅敢说哈!

他们勤勤恳恳建设,温情脉脉守望,撑起这个国家改革故事的桁架

图片 22

不知不觉,孩子长大了。女儿大学毕业后,先下深圳又回浦东张江,在改革的前沿不断闯荡。

魏师傅看得“高”,她则走得远。

图片 23

一个起钩,一个回转,是吊车的主要动作了。

历史勾人回味。

28年,浦东这条天际线,从无到有,不断刷新高度

众多的浦东最基层的建设者如魏师傅,却拥有最高的思想境界。

他们勤勤恳恳。

他们温情脉脉。

他们小心翼翼记录城市的变迁。

一草一木。

一砖一瓦。

撑起这个国家改革故事的桁架。

他们,是最草根的建设者,

更是云端上的改革守望者。

(图片除注明外,均为魏根生摄)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