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子里的灵感与创作,爱因Stan百余年预知获证

原标题:获威尼斯最佳VR大奖,导演伊丽莎谈《SPHERES》背后的灵感与创作

“捕获”引力波 爱因斯坦百年预言获证

美科学家宣布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验证广义相对论;人类首次“倾听”宇宙的“声音”

来源:新京报 2-13 沙璐 信娜


《星际穿越》中的情景原来真的存在,利用引力波,不同维度的时空可以相互传递信息。当地时间2月11日,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以及“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的研究人员在华盛顿宣布探测到引力波。预言百年,苦寻几十年,这是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也成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实验验证中最后一块缺失“拼图”。

引力波来自两黑洞碰撞

据了解,引力波如一种时空涟漪,类似石头被丢进水里产生的波纹。黑洞、中子星等天体在碰撞过程中均产生引力波。此次研究人员直接探测到的引力波,就是来自于两个黑洞的碰撞。

去年9月14日,研究人员利用LIGO探测器探测到两个黑洞合并的引力波,也是首个位于地球之外13亿光年的引力波源GW150914。据研究人员估计,两个黑洞的质量分别相当于36个与29个太阳质量,合并后的总质量为62个太阳质量。也就是说,合并过程中,有3个太阳质量的能量以引力波的形式释放。

清华大学团队作出贡献

清华大学昨日表示,作为中国大陆唯一LIGO科学合作组织成员,清华大学研究团队作出贡献。

2009年LSC接受清华大学为正式成员。据了解,研究团队着重采用先进计算技术提高引力波数据分析的速度和效率,参与了LSC引力波暴和数据分析软件等工作组相关研究。

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院教授、精密物理量测量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叶贤基表示,目前国内做引力波理论研究的比较多,做相关实验的研究团队比较少。这次发现相信会对国内引力波研究有很大的推动,相信更多的科学家会加入到实验的队伍当中。

释疑

引力波是如何被探测到的?

在爱因斯坦预言引力波百年后,这是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根据爱因斯坦计算,引力波强度微弱,探测困难,但研究人员从未停止寻找。

据了解,此次探测,研究人员分别在美国两州之间设置两个间隔数千公里的探测器,呈L形排列。加上两个天文台使用完全相同的设备,研究人员认为两者数据可以彼此验证,排除偶然因素。

L形排列的测量臂长度为4公里,并垂直排列,两端各有反射镜面。研究人员表示,激光可在测量发射臂上来回反射,如果干涉条纹发生变化,可直接探测引力波存在。

2015年9月14日抵达地球的引力波信号,就是被刚改造升级的LIGO的两个探测器,以7毫秒的时间差先后捕捉到。

探测到引力波意味着什么?

叶贤基表示,此次发现开启了引力波天文学的时代。以前天文学只能借由电磁波进行观测,但很多物质靠电磁波观测是看不到的。现在测到引力波之后,可以借由引力波观测天体,比如黑洞、暗物质等,研究宇宙早期的结构和演化。

此外,它开启了另外一扇窗,以前科学家只能用电磁波观测的天体,比如以前对黑洞的观测非常有限,而现在可以看到黑洞合并的过程,黑洞对整个宇宙的结构和演化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背景

引力波宇宙中的“时空涟漪”

爱因斯坦发表于1915年的广义相对论,与此次发现的引力波有什么关联?

爱因斯坦将时空视为一种可以变形的介质,其广义相对论所预言的一种以光速传播的时空波动。广义相对论认为,在非球对称的物质分布情况下,物质运动,或物质体系的质量分布发生变化时,会产生引力波。引力波常被比做石头丢进水中产生的波纹,如同宇宙中的“时空涟漪”。

在宇宙中,有时就会出现如致密星体碰撞并合这样极其剧烈的天体物理过程。过程中的大质量天体剧烈运动扰动着周围的时空,扭曲时空的引力波也在这个过程中以光速向外传播出去。

对话

“从此可用这种新手段探索宇宙”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引力物理研究所、清华大学博士后胡一鸣,作为LIGO科学合作组织成员,参与了此次引力波的探测。昨日,仍在德国进行研究工作的胡一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力波的成功探测,意味着人类拥有了新的手段去探索宇宙。

新京报:参与探测引力波项目的感受如何?

胡一鸣:能够见证历史,并参与到其中,我感到非常荣幸。

新京报:LIGO科学合作组织的此次探测,都经过了哪些考验?

胡一鸣:LIGO科学合作组织为了这次探测,从材料、镀膜、隔震、激光、真空,再到超级计算机、数值相对论、快速信号处理、数据分析、快速空间定位、参数估计,每一步都包含了科研人员的辛勤与付出。

新京报:为何引力波信号被探测到半年才得到确认,中间经过了哪些过程?

胡一鸣:去年9月14日引力波信号到达后3分钟,就被程序发现,但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正式开始观测,等大家回过神来发现这次探测时,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尽管如此,我们内部恪守规则,在没有万分的把握之前,严禁任何成员向任何组织外的个人透露消息。

LIGO科学合作组织非常的严谨。只有当你握有强有力的证据,你才可以做出超出常人想象的论断。此次我们所公布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大量的讨论以及反复的计算和确认。可以说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新京报:成功探测引力波后,未来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胡一鸣:引力波的成功探测,意味着一个世纪的努力到达终点,更意味着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的诞生。我们从此可以用这种新的手段探索宇宙,用前所未有的方式理解以前无法很清楚地理解的现象,比如超新星爆发具体过程、中子星内部结构等。这些对传统的电磁波天文学来说极具挑战的课题,有望通过引力波的研究变得触手可及。

不过就引力理论,和时空的理解方面,此次探测与爱因斯坦一个世纪前所创立的广义相对论高度吻合,所以很难从这次探测带来太多关于时空本质的深层次的突破。但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探测到了更为极端的引力波信号,在极端的物理条件下,广义相对论有可能会出现与观测事实的偏差,到那时,出现一个颠覆性的理论,革新人类对时空的理解,也未可知。

“捕获”引力波 爱因斯坦百年预言获证

美科学家宣布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验证广义相对论;人类首次“倾听”宇宙的“声音”

来源:新京报 2-13 沙璐 信娜


《星际穿越》中的情景原来真的存在,利用引力波,不同维度的时空可以相互传递信息。当地时间2月11日,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以及“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的研究人员在华盛顿宣布探测到引力波。预言百年,苦寻几十年,这是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也成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实验验证中最后一块缺失“拼图”。

引力波来自两黑洞碰撞

据了解,引力波如一种时空涟漪,类似石头被丢进水里产生的波纹。黑洞、中子星等天体在碰撞过程中均产生引力波。此次研究人员直接探测到的引力波,就是来自于两个黑洞的碰撞。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排行,去年9月14日,研究人员利用LIGO探测器探测到两个黑洞合并的引力波,也是首个位于地球之外13亿光年的引力波源GW150914。据研究人员估计,两个黑洞的质量分别相当于36个与29个太阳质量,合并后的总质量为62个太阳质量。也就是说,合并过程中,有3个太阳质量的能量以引力波的形式释放。

清华大学团队作出贡献

清华大学昨日表示,作为中国大陆唯一LIGO科学合作组织成员,清华大学研究团队作出贡献。

2009年LSC接受清华大学为正式成员。据了解,研究团队着重采用先进计算技术提高引力波数据分析的速度和效率,参与了LSC引力波暴和数据分析软件等工作组相关研究。

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院教授、精密物理量测量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叶贤基表示,目前国内做引力波理论研究的比较多,做相关实验的研究团队比较少。这次发现相信会对国内引力波研究有很大的推动,相信更多的科学家会加入到实验的队伍当中。

释疑

引力波是如何被探测到的?

在爱因斯坦预言引力波百年后,这是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根据爱因斯坦计算,引力波强度微弱,探测困难,但研究人员从未停止寻找。

据了解,此次探测,研究人员分别在美国两州之间设置两个间隔数千公里的探测器,呈L形排列。加上两个天文台使用完全相同的设备,研究人员认为两者数据可以彼此验证,排除偶然因素。

L形排列的测量臂长度为4公里,并垂直排列,两端各有反射镜面。研究人员表示,激光可在测量发射臂上来回反射,如果干涉条纹发生变化,可直接探测引力波存在。

2015年9月14日抵达地球的引力波信号,就是被刚改造升级的LIGO的两个探测器,以7毫秒的时间差先后捕捉到。

探测到引力波意味着什么?

叶贤基表示,此次发现开启了引力波天文学的时代。以前天文学只能借由电磁波进行观测,但很多物质靠电磁波观测是看不到的。现在测到引力波之后,可以借由引力波观测天体,比如黑洞、暗物质等,研究宇宙早期的结构和演化。

此外,它开启了另外一扇窗,以前科学家只能用电磁波观测的天体,比如以前对黑洞的观测非常有限,而现在可以看到黑洞合并的过程,黑洞对整个宇宙的结构和演化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背景

引力波宇宙中的“时空涟漪”

爱因斯坦发表于1915年的广义相对论,与此次发现的引力波有什么关联?

爱因斯坦将时空视为一种可以变形的介质,其广义相对论所预言的一种以光速传播的时空波动。广义相对论认为,在非球对称的物质分布情况下,物质运动,或物质体系的质量分布发生变化时,会产生引力波。引力波常被比做石头丢进水中产生的波纹,如同宇宙中的“时空涟漪”。

在宇宙中,有时就会出现如致密星体碰撞并合这样极其剧烈的天体物理过程。过程中的大质量天体剧烈运动扰动着周围的时空,扭曲时空的引力波也在这个过程中以光速向外传播出去。

对话

“从此可用这种新手段探索宇宙”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引力物理研究所、清华大学博士后胡一鸣,作为LIGO科学合作组织成员,参与了此次引力波的探测。昨日,仍在德国进行研究工作的胡一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力波的成功探测,意味着人类拥有了新的手段去探索宇宙。

新京报:参与探测引力波项目的感受如何?

胡一鸣:能够见证历史,并参与到其中,我感到非常荣幸。

新京报:LIGO科学合作组织的此次探测,都经过了哪些考验?

胡一鸣:LIGO科学合作组织为了这次探测,从材料、镀膜、隔震、激光、真空,再到超级计算机、数值相对论、快速信号处理、数据分析、快速空间定位、参数估计,每一步都包含了科研人员的辛勤与付出。

新京报:为何引力波信号被探测到半年才得到确认,中间经过了哪些过程?

胡一鸣:去年9月14日引力波信号到达后3分钟,就被程序发现,但是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正式开始观测,等大家回过神来发现这次探测时,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尽管如此,我们内部恪守规则,在没有万分的把握之前,严禁任何成员向任何组织外的个人透露消息。

LIGO科学合作组织非常的严谨。只有当你握有强有力的证据,你才可以做出超出常人想象的论断。此次我们所公布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大量的讨论以及反复的计算和确认。可以说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新京报:成功探测引力波后,未来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胡一鸣:引力波的成功探测,意味着一个世纪的努力到达终点,更意味着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的诞生。我们从此可以用这种新的手段探索宇宙,用前所未有的方式理解以前无法很清楚地理解的现象,比如超新星爆发具体过程、中子星内部结构等。这些对传统的电磁波天文学来说极具挑战的课题,有望通过引力波的研究变得触手可及。

不过就引力理论,和时空的理解方面,此次探测与爱因斯坦一个世纪前所创立的广义相对论高度吻合,所以很难从这次探测带来太多关于时空本质的深层次的突破。但我们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探测到了更为极端的引力波信号,在极端的物理条件下,广义相对论有可能会出现与观测事实的偏差,到那时,出现一个颠覆性的理论,革新人类对时空的理解,也未可知。

《SPHERES》是分为三章的旅程,完整的系列将在今年年底推出

映维网
2018年09月12日
)如果大家有印象,《SPHERES(天体)》刚刚夺得了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的最佳VR大奖(沉浸式故事)。这部作品由著名演员杰西卡·查斯坦(《斯隆女士》,《相助》和《猎杀本·拉登》等等)旁白,并向我们展示了引力波的突破性发现,同时邀请我们聆听来自宇宙的音乐。日前,Oculus分享了他们对《SPHERES:Songs
of Spacetime(天体:时空之歌)》编剧兼导演伊丽莎·麦克尼特(Eliza
McNitt)的专访,以下是映维网的具体整理:

《SPHERES》一开始的灵感是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项目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SPHERES》的灵感来自于空间并非无声这一事实。事实上,它实际上充满了声音。人类花了数千年的时间来研究宇宙,并试图了解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但这是我们第一次听到它的音乐。最近发现的引力波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看待宇宙的方式,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能够倾听宇宙的声音。

我希望讲述一个关于人类与宇宙联系的故事。当我深入研究项目背后的科学时,我了解到引力波的发现赢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因此这是项目进展的重要部分。我想捕捉最前沿的科学发现,事实上,这就是声音的概念。内容的灵感来自于一个名为‘Music
of the
Spheres(天体音乐)’的古老哲学理论。它预言天体创造了一种音乐形式,而我们确实通过引力波的发现证明了这一点。

与达伦·阿伦诺夫斯基(《黑天鹅》和《梦之安魂曲》等)合作的感觉如何?他标志性的超现实主义风格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Protozoa团队非常重视艺术与科学之间的联系,这是我工作的支柱,而达伦和阿里·汉达尔(Ari
Handel)都是我们的执行制片人,有着深厚的科学背景。真正令人惊讶的是,我们能够得到他们对这个项目的指导和支持,并令这个故事深深植根于科学。

达伦是我一直十分尊敬和仰望的导演,他的作品与风格非常鲜明。他一直都非常支持我的导演和艺术家之路。我们对科学和故事叙述的热情一直是这个项目中令人兴奋的组成部分,因为达伦同样坚信科学即是故事叙述。在与Protozoa制作人迪伦·戈登(Dylan
Golden)合作时,他推动着我们在这个项目中挖掘出主角之旅。当我第一次与达伦,阿里和迪伦相见时,他们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是主角之旅’。我回答道:‘这是一种交互式体验。我不知道这是否存在一位传统的主角。’但是,我意识到主角即是你本人。你将体验旅程的每一步,而原本你只是单纯地旁观主角。将电影的传统语言带到这种全新的沉浸式媒介中非常独特,而Protozoa在项目的构思中为我提供了帮助。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排行 1

我很高兴你提到阿里·汉达尔。作为一名原本是神经科学家的电影制作人,他为项目提供了什么独特的观点呢?

阿里对科学充满热情,他在这个过程中提供了大量的支持与帮助,从而确保我们能够尽可能深远地呈现科学。例如,有一晚在纽约市,他把团队带到一场活动中,而雷纳·韦斯(理论物理学家)正在里面接受问答。我向雷纳·韦斯询问了关于黑洞的问题。他刚刚凭借引力波的发现赢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所以有机会与他交流是一次非常令人兴奋的体验,同时为项目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参考。

阿里一直是创意过程中的关键组成部分,因为他为项目带来了丰厚的科学知识。他推动着我们通过一种诗意的方式来深入探索这些科学概念。每当我向他展示构思时,他总是质问其中的科学,并询问我们道,‘你确定这个星体是蓝色的吗?你确定纹理看上去是这样子的吗?’他总是一丝不苟,而且非常关注细节,所以这样的反馈对开发项目十分关键。

显然对于“Song of
Spacetime(时空之歌)”这个标题,音乐和声音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你们在音乐和整体音效设计上是与谁进行了合作呢?感觉如何?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话题,因为我非常喜欢音效团队。声音和音乐是这款体验中的一个角色,而在最后,它确实成为了里面的角色。我与克雷格·亨尼根(Craig
Hennigan)进行了合作,他是《梦之安魂曲》,《黑天鹅》,《母亲!》和《怪奇物语》的声音设计师。他是一个真正的大师和音效传奇。这次经历非常棒。当我们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把自己认为非常引人入胜能够的宇宙声音都发给了他,然后他用来启发了用于我们体验的调音板。他创建声音并将其定制为特定的效果的方式非常令人激动,他并不害怕将声音推向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向。所以这真的非常令人兴奋。

我同时与《怪奇物语》的作曲凯尔·蒂森(Kyle
Dixon)和迈克尔·斯坦因(Michael
Stein)进行了合作。在看了那个节目之后,我真的非常想与他们合作,而当我们开始与克雷格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一直对他说,‘我喜欢《怪奇物语》中的音乐,我希望创建类似的效果。我希望与这样的作曲家合作。’然后克雷格表示,‘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联系凯尔和迈克尔呢?’。所以我们马上联系了他们,而这是他们涉足的第一款VR体验,就像克雷格一样。对于凯尔和迈克尔,这是一次非常令人兴奋的合作,因为他们从未接触过这个,而且他们是如此出色,有趣和富有创造性。我会说,开发这款体验时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声音与音乐。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排行 2

为什么你决定采用交互式元素呢?比如说允许观众用双手将物体拉进黑洞?到目前为止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反应呢?

在圣丹斯电影节期间,我看到伊利亚·伍德(《指环王》)感受这款体验。在最后,你将成为里面的角色,你需要使用自己的声音,而伊利亚·伍德就像是在体验中欢声歌唱,他已经沉醉于其中,而看到这样的反应十分令人感到非常高兴。如果你走过我们的展台,你会看到大家们在体验中尖叫,低语或叹息,并沉醉于其中,而这真的很酷。

我希望融入交互性,因为它令你成为了其中的一个角色。体验为你提供了六自由度,因为你可以自由地探索和移动,并成为观察者。你是一只在墙上看着一颗星体出生的苍蝇。当星体陷入黑洞时,突然之间你将失去了那种自由感。在陷入黑洞时,你将失去移动的能力并限制在轨道之中。因此,我不仅要使用交互性,还要利用太空来作为叙述设备来推动故事向前发展,在你陷入这个黑洞中心核心时向你提供一种失去控制的感觉,一种无力感。最后,当你遇到奇点时,你就能够伸手触摸。在你体验那个场景时,随着你在走向奇点时被扯成一百万个碎片,你必须像星体那样死去,从而重新回到表面。当你这样做时,你会变成一个黑洞。你突然间就变成了杀死你的元素,你成了原本自我的敌人。这是一个只能通过交互进行探索的故事。

你认为VR和AR将如何影响未来的故事叙述艺术呢?

我认为真正的规则尚未出现,而这正是它们如此令人感动兴奋的原因所在。我们是虚拟现实语言的先驱,我们是创建这种经验,叙述这种故事和定义人们期望的拓荒者。对于交互式故事叙述,我发现最吸引人的地方是,这不是一款游戏,不是一部纪录片,也不一定是传统的故事叙述。我们正在创建交互式体验,定义它们自己的流派和它们自己的独特配方。我认为《SPHERES:Song
of
Spacetime(天体:时空之歌)》是一个由角色驱动的故事,你将踏上一段旅程,你会体验到其中的变化。通过这种新媒介的透镜进行定义,我认为这非常令人兴奋。

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SPHERES》是分为三章的旅程。我们正在制作下一章节,而完整的系列将在今年年底推出。在这个项目之后,我将开始制作我的第一部角色驱动作品。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排行 3

你还希望向我们的读者分享什么吗?

与我合作的团队是这次体验的核心和灵魂。从Oculus到英特尔,再到Kaleidoscope,Atlas
V,Novelab和Protozoa,我有机会与许多人进行合作。我们拥有一支庞大的团队,他们能真正将这种体验变为现实。我非常感谢能够与他们合作创作这种非常独特的体验。这真的很酷。

另外,我必须要指出的是,与杰西卡·查斯坦合作实现了我的梦想,而这同时是她在真正意义下参与的第一部VR体验。她曾为《The
Martian
VR》配音,但《SPHERES》是她第一次戴上头显,并在VR中配音的作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