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梦——那么近,那么远

在从温网至今23场比赛中,德约赢下了其中22场胜利;如果从进入草地赛季算起,他在赛季下半段迄今为止的战绩已经来到了恐怖的26胜2负,狂揽包括两个大满贯和一个大师赛冠军在内的5390分。在只计算本赛季成绩的ATP冠军积分排行榜上,德约已经上升到了第二位,6445分的积分距离榜首的纳达尔仅有1035分的差距,在他身后的德尔波特罗和费德勒,与德约之间已经有至少1500分的差距。

      老二怔住,继而松开我的手:“早点回啊。”然后转身离去。

相比于如日中天的塞尔维亚人,纳达尔在美网的伤退为他赛季剩余时段的表现蒙上了阴影,费德勒在赛季末段的体能和状态也难称上佳。而美网后的亚洲硬地赛季和和欧洲室内赛季一直是德约表现极为出色的时段,再算上他已经入围的年终总决赛,这一时段将有至少4000分的积分可以争夺,加速抹平和超越与纳达尔1000分的分差,夺取年终第一,对于德约而言,并非不可能实现。

       
飘忽的思绪飞回来,我回过神。不过话说回来自开学我每天在宿舍里都“男神”“男神”地提到他。地质考查之后也没怎么遇到过他,只是偶尔看到他独自在食堂吃饭,这时就赶紧捣捣旁边的人,示意她们看我男神。

图片 1

德约在2018年的表现以草地赛季为分水岭,前后所展现出的堪称是两个版本的德约。在赛季初回归赛场后,塞尔维亚人的前进道路并不平坦。以14号种子身份出战的他在澳网第四轮即被郑泫淘汰出局,随后在他最为擅长的北美春季硬地赛季,也遭遇了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的背靠背一轮游,这让外界对于德约能否重回顶尖行列的质疑声越来越多。进入红土赛季,德约在蒙特卡洛、巴塞罗那和马德里三站赛事仅取得了3胜3负的成绩,不过,与与瓦伊达重新携手的化学反应开始逐渐显现,塞尔维亚人在罗马和法网分别跻身四强和八强,这让他重拾冲击顶峰的信心。

      不知道他有没有记住我啊。

在美网决赛击败德尔波特罗后,德约将自己的大满贯数量提升至14个,追平桑普拉斯的同时,也将与纳达尔和费德勒的大满贯冠军数差距分别缩小到了3个和6个。如果说追逐费纳的大满贯数量尚需时日的话,对于塞尔维亚人而言,在今年反超两人夺取年终第一则是更易实现的目标。

        啰嗦了一大堆,其实重点是:今天是平安夜啊,平安夜快乐哦~

当因伤休赛六个月、世界排名已经跌出前十的德约在2018年初重回赛场时,恐怕没有人能对他重新竞争世界第一抱有期望,但在塞尔维亚人回归网坛九个月后,这一切开始变成现实。

      老大揉揉我的蘑菇头,“你没事吧?”

体坛特约记者海因茨报道

女王杯的亚军成为德约在2018年腾飞的起点,进入温网赛场的德约状态渐入佳境,半决赛与纳达尔五盘鏖战所展现出的强劲实力正式向网坛宣告——曾经的诺瓦克回来了!随后击败安德森的决赛更像是一场顺理成章的加冕典礼。在重新品尝大满贯冠军滋味后,德约在辛辛那提又补全了“金大师”的最后一块拼图。带着美网第一夺冠热门的头衔进入法拉盛公园后,德约以无可争议的大师级表现赢下了本赛季个人的第二个大满贯冠军。

      “可是刚刚那么窘。”

       
模考成绩出来,我去秦老师办公室拿卷子。隔着门就听见秦老师的声音,推门进去,先看到的是她。一边是她脸上的不甘与内疚,一边是秦老师的面色凝重,办公室里的低气压让我有些喘不过气。听到门的声音秦老师和她同时看向我,我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她的注视下,她看向我的视线毫无波澜,我像被施了咒似的停住了。果然不记得我了吗。

     
她扭头看过来,我赶紧低头装作上楼的样子,若无其事般地走上五楼。站在五楼楼梯口,我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又转身轻手轻脚地往下走了几个台阶,探身看向她的方向。她背对着楼梯,面巾纸被揉成团攥在手里。

      我应声闭上眼睛,仿佛置身一座密闭的棺椁中,周围一片死寂。

      “我看外面有西瓜卖哎,不去弄点嘛。”我怂恿老二。

      我拍掉她抓住我胳膊的爪子:“我只是觉得他很好看。”

       
我很好奇,脚步不觉加快,想要一看究竟。风吹乱了我的齐耳短发,像是触电般地回过神来,我自责自己的唐突:“傻,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咚咚咚”是我的心跳吗?还是敲门声呢?

      “真有你的。”我拍拍老二的胳膊。

      “她一直没加你QQ?”

       
室友以为这记乌龙男神事件就此翻篇,可是我还是下意识地会去人群中找她,每当看到她总是一个人,有时候也有一种想要上去搭话的冲动。直到有一天,她不再是一个人。

我不想再多说我的梦了,就像,对她我总是保持适可而止的窥探。

      “这叫神秘。”我瞥她一眼,想起刚刚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那天我去秦老师办公室搬作业,看到那个熟悉的白色T恤,从秦老师办公室出来,朝与我方向相反就近的楼梯下去了。

      没有,还是没有。

     
“我们来查寝,顺便来送这个——”老二把西瓜拎到她面前,“康老师说今天同学们辛苦了,让我们查寝的时候顺便送来西瓜。”

     
我抬头“谢”字还没说出口,是她。她微怔,好像认出了我,“刷”地我的脸涨红了,赶紧接过她递来的餐具,连声说着“谢谢”就赶紧低头快步离开。

       
秦老师所在的是小办公室,只有两个老师,秦老师教我们班二班和文科重点班七班,另一个老师,卫老师教文科重点班八班和六班。那应该不是重点班就是六班吧。今天又缩小了范围,是重点班的大神而且更重要的是,是个女孩子。

     
“嗯,是个正太。”老二点点头,“不过你放心,我喜欢的不是这种类型,这个白鞋啊,啧啧,回来就变黑喽。”

        “七楼?是文科重点班的?”

       
另外,我想了很久决心还是想说:7217437,这是我的QQ号,希望你可以加我为好友,最后希望我的来信不会打扰到你。

       
不是一个人了啊。像是私藏的宝贝被人窥探了去,我心里浮起了细密的水泡,然后一个个爆裂开,什么样的女生才会跟她成为朋友呢?

      “酷暑下的我真的一点也不酷了。”老二瘫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走到宿舍楼门口,鬼使神差地,我拖着袋子快步走到她背后,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回过头不解地看着我。我伸出手,她下意识地伸手过来接,我把一枚巧克力放在她的手里,然后头也不回地死命提着袋子冲向宿舍楼里将要合上的电梯。

      “不知道。”

图片 2

      平安夜,班里都在传贺卡。

      “你……”

       
再看到她的时候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相比以前,感觉现在的她脸上的线条柔和了许多。因为有那个女孩在吧,也挺好的,总比一直一个人好。老大看着我发呆的表情,有些隐隐的担心,她摇了摇头,拉着我:“想啥呢,走了。”

      “嗯,我想去看一下。”我抬起头。

       
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啊。我看着她的背影,小心翼翼地想要记住这个轮廓。

      “大家准备一下要出发了。”带队的康老师过来通知我们。

      我攥紧了手里的字条,是啊,我有什么立场呢,她甚至不记得我啊。

      “啥啥啥?”老二放下手里的零食。

       
偶尔看见她的时候就会想起之前自己的行为。从高二下学期之后她就开始留了长发,一年多了,长发的她给人的感觉是凌厉不再,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利落。

十一

        我猜测着,也开始跟着担心。

     
“但还是很酷啊她,而且又是重点班的大神,女神啊女神。”除了意外,我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在翻腾。

     
水面晃动着,上升的雾气跟着扭曲。“或许就是不想加呢?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我放下杯子,上升的雾气直直地升腾起来,模糊了我的视线。

        我又看了一眼那个背影,回去收拾了。

图片 3

图片 4

      指尖轻敲着杯身,我耸耸肩:“或许她不知道那是我吧。”

      “下午看到他也是一个人,又一个人住,感觉他很无聊哎。”老二揶揄我。

      “这我怎么敢。”

      “对啊!看她出现在女生宿舍了,真的吓了一跳呢。”我放下书包。

      “碰——”我手上的水杯撞到了旁边的扶手。

      心跳和上升的惯性一起下降。

      看到她们重新走在一起,我很开心,真的。

       
我们住在一个旧工厂的招待所里,房间是上下铺,我和老二还有另外两个女孩子住在一楼的房间。安置完之后老二拉着我在走廊里闲逛,看见那个熟悉的白色运动鞋朝楼上去了,原来住在楼上啊。

        “从男神变成了女神。”老二幸灾乐祸地笑,“心稀碎。”

      “你那个同学住在哪?”

      “不写一封给你的女神?”老二递给我一片雪饼。

      “你回来啦,这么快。”老二有些惊讶。

      “之后呢?”莫林问。

图片 5

     
“同!同!同!同志们!”伴随着开门声,我大声喊,“同志们,我男神是女生!”

       
幸运的是电梯刚好只剩下一人的空地。电梯门缓缓合上,她出现在电梯门后看着我,抬起手,“啪”电梯门合上了隔绝了她还没完成的动作。

       
同班只有我和老二报了名,她拉着我坐在车的最后一排,理由是可以统览全局。我习惯性地低头看地板,一双白色运动鞋闯入视线。

        “会不会是来理发的啊。”

     
“走!怎么不走?!”听到西瓜她像被电击了一样激动,“拉我一把,正好我要给我认识的一个朋友送过去,下午才知道她也在,今天爬山的时候我都没发现她,还是她看到我的。”

       
我握紧了拳头,又放开,叹了口气:“走,走吧。”说完,拉着老二就走,转过了一道弯,我停下来:“老二,你先走吧,我想回去看一下。”

        “不清楚,不过,真的很意外啊。”

      我极不放心地看向刚才排队的方向,发现她正从人群中走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