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支付地位第五,跨境结账RMB占比超10%

人民币向常用支付货币过渡:全球支付地位第五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试点启动四年以来,人民币的市场份额迅速提升。

辛然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近日发布最新报告显示,人民币已于去年11月取代加元和澳元,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紧随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

中国银行近日发布数据显示,到今年5月末,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使用占比达到11%,而2012年末这一占比为8.4%,提升了2.6个百分点。同时,中行发布的《跨境人民币业务白皮书》调查显示,境外客户对人民币的使用意愿进一步提升。

跨境人民币结算、经营人民币清算行等业务,伴随人民币国际化向纵深推进,如今已经成为商业银行抢食的“香饽饽”,中资外资均无例外。

2009年7月,首笔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在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特区两地完成,标志着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进入实质操作阶段。5年半来,人民币国际化之路越走越宽。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银行市场部主管威姆:雷迈克斯表示,人民币成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充分证据,代表着人民币从新兴货币向常用支付货币的过渡。

“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这四年以来,各家银行机构都很重视,对各家银行的经营是一个很好的业务机会。”中行公司金融总部总经理程军表示,包括很多境外国际化大银行也纷纷投入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银行之间的业务竞争非常激烈。

据央行数据统计,今年1~7月,跨境人民币结算量已经达到2.62万亿元,其中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为2.41万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量为2136亿元。

全球支付市场占有率两年上升八位

可靠的线上网赌网站,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境内70余家金融机构办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已经达到了2.94万亿元,同比增长41.4%。

“现在各家银行机构都很重视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境外国际化的大银行也是看到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才选择参与其中,所以这方面的业务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中行公司金融总部总经理程军表示。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人民币全球付款额创历史新高,以2.17%的全球占有率紧随市场份额为2.69%的日元。而在2013年1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市场的占有率仅为0.63%,全球排名第十三位。

从银行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来看,增速也在不断提升。中行数据显示,今年1~6月,中行完成跨境人民币结算量1.6万亿元,同比增长56%。4年来,中行累计办理跨境人民币结算量逾6万亿元。

布局跨境人民币结算

“2014年12月,人民币支付价值增长了20.3%,超过同期所有其他货币14.9%的增速。过去一年,人民币支付价值总额增长了102%,而同期所有货币增长也仅为4.4%。”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在报告中写道。报告认为,人民币的升值以及作为投资组合渠道的吸引力越来越大,推动着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使用量不断增长。

工行近期公布数据称,今年上半年,工行办理的跨境人民币业务量就超过1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近四成。

据中行伦敦分行一份报告统计,全球外汇储备中人民币的占比已经从2008年的0.2%上升到2013年的4.1%;人民币外汇交易量占全球货币交易量的比重在2004年为0.1%,到2013年该报告预计已经达到2%左右。

威姆:雷迈克斯说,全球已经诞生多个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包括2014年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的8份新协议,这是推动人民币使用量增长的重要因素。过去两年,人民币全球付款价值持续取得三位数增长,支付价值总额上涨达321%。

对于人民币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境内外市场均有较高的预期。通过中行全球近3000家企业客户调查中,有超过50%的客户认为未来5年跨境人民币贸易结算占比会达到20%~30%的水平,有三成左右的境外客户认为人民币未来地位会接近美元、欧元或接近日元和英镑。

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和交易的比重快速增加,也显示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不过人民币国际化真正的加速,始于2008年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的开启。

为便于开展人民币的国际结算业务,为各国银行会员们提供服务,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推出一系列指导人民币离岸结算的培训课程,讲解如何操作使用、通过国际电汇一步到位完成人民币离岸结算等。

对人民币使用意愿情况来看,有61%的境外受访客户打算在跨境贸易中使用人民币或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结算占比,这一比例较2012年1月份中行所做的调查提升了约7个百分点。

随后,2009年7月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启动,次年试点范围再扩大,2011年扩大到全国范围。包括对外直接投资的相关政策陆续出台,正是这些政策加速了跨境人民币结算的快速提升。

向24小时可清算货币迈进

程军表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是中行的传统优势,目前中国国际贸易结算的市场份额占比为30%。下一步,人民币国际化跨境使用的深度发展,不仅仅是跨境贸易结算上,同时还在于离岸市场的建设,需要更多的人民币产品和服务投入。

今年1~7月,2.41万亿元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当中,以人民币进行结算的跨境货币贸易、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的结算量分别为1.59万亿、8089亿元。2136亿元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量中,对外直接投资和外商直接投资的人民币结算量则分别为242亿元、1894亿元。

中国是欧盟第一大进口市场、第二大贸易伙伴,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市场,双方在市场、科技、新能源领域都有着日益深入的合作。随着中欧经贸投资往来不断加大,贸易交往过程中对人民币清算的需求也在日益增加。因此,人民币在欧洲的国际化步伐也随之加快。

目前,中行港澳台分行是人民银行指定的当地人民币清算行,中行也是马来西亚当地监管认可的当地人民币清算行,同时也是俄罗斯人民清算的做市商。工行新加坡分行则是央行指定的首家国外人民币清算行,在老挝工行也是当地监管指定的清算行。

清算行“争夺战”

为更好地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溢出效应,部分欧洲国家和金融中心迫切希望与中国央行签署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协议,推出各项人民币金融产品和服务,以提升本国金融中心的服务和辐射能力。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人民币清算网络的全球布局也是必要的基础项。今年新加坡清算行的授权以及启动,也意味着人民银行开启了国外人民币清算行的布局。

对中资银行而言,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当中,人民币清算业务成为争抢的主要领域之一。

人民币清算行的相继成立,是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的明显标志。据了解,中国已先后指定14家人民币清算行。截至目前,欧洲的伦敦、法兰克福、巴黎和卢森堡四地已有人民币业务清算行。

“清算行在亚太的布局初步形成,欧洲区域各个国家已经开始关注。人民币跨境使用走的路径按照当初预想的扩沿出去了,周边化、区域化、全球化的三大路径。”中行运营服务总部总经理张雷表示。

在中国台湾地区和新加坡两地清算行的争夺中,中行、工行与交行三大银行已经“交手”。而目前市场预计,伦敦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海外人民币清算行的布局地区,建行则可能会出手与中行争抢,或改变清算行“三国演义”的局面。

中国工商银行在欧洲的一名杨姓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离不开清算行这一“基础设施”的支撑,清算业务加速布局欧洲对建立跨时区的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在欧洲建立人民币清算中心,使人民币清算网络延伸到了全球主要离岸市场,“只要保证人民币清算所需要的流动性,人民币就将不再是局限于中国大陆、香港或者东南亚国家的地区性货币,最终能成为24小时都可清算的全球货币。”

上周,央行等监管机构也将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试点由香港扩大到新加坡、伦敦等地。这被解读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正在加速向欧洲等区域扩张。

不过,某大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清算行在亚洲的布局已基本形成,欧洲地区也逐渐开始关注人民币清算行的设立。

卢森堡是欧元区最重要的人民币跨境业务枢纽之一,也是中欧贸易商品进出欧洲的重要集散地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进入欧洲的主要接受国。中欧之间大量贸易以及投资资金往来都经转卢森堡,使之成为欧洲地区重要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

目前欧洲区域“英法德卢”四个国家,人民币清算业务布局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尤其是卢森堡。就在这个月初,中行发布消息称,按照市场化原则,中国银行成为首家经卢森堡政府认可的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在卢全面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

“全球范围内,我们认为设立清算行是人民币跨境使用重要的阶段,是一个重要的载体。”该负责人称,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乐于通过设立清算行推动参与人民币业务,而中国的监管机构也乐见其成。

欧盟国际政治经济中心首席经济学家弗莱德克:艾瑞克森表示,人民币成为重要国际支付货币,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在国际贸易、金融方面当然会有活跃的表现。国际社会应当正确看待人民币国际化这个客观事实,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人民币将来会成为可与美元并肩的国际货币,这也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全球范围内出现这些清算行,是人民币跨境使用必然的一个阶段,是一个重要的载体。”张雷称。

分析认为,中行和建行是深耕伦敦地区业务的两大银行。除了设立子公司,建行2012年在伦敦就率先发行了10亿元人民币债券,如果伦敦设立人民币清算行,建行是与中行竞争的头号对手。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的数据反映了人民币国际化在过去5年取得的成就。”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学家谢栋铭告诉本报记者:“从2009年到2014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主要是以贸易结算为主线。随着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自然而然地成为全球贸易货币。”

为了推进全球人民币的清算业务,央行也在今年4月份宣布开发独立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今年年底也可能开始推出一些简单的开户和支付的功能。根据情况,在未来也可能会纳入全球的清算机构。

在中国台湾地区清算行的设立过程中,中行就与交行交手,最后中行拿下人民币清算行资格。新加坡清算行的争夺中,工行在招标中力挫中行获得首个央行指定的国外人民币清算行,并在业务启动首月,清算业务额就超过了600亿元。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人民币国际化起步至今,短短5年,步伐十分迅速。2009年7月,首笔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交易完成,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迈出重要一步;2013年底,海外人民币存款总额超过1.5万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2万亿元。”

张雷分析认为,CIPS系统的推出,将为全球人民币清算提供多一个选择,目前人民币清算行存在代理行和清算行两种模式,CIPS系统将带来新的一种模式。

今年,中行也加速了在欧洲地区清算行的布局。7月初,中行宣布成为首家经卢森堡政府认可的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在卢全面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

中国连续5年成为东盟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东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和第四大出口目的地。双方贸易额的增长对人民币国际化无疑也是催化剂。

同时,CIPS系统的推出,可以促进境外的大银行在境内开户,形成跨境人民币的直接往来,会促进人民币离岸、跨境和在岸市场最终格局的形成。

“中行会全力争取这些清算行,进一步全面地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中行表示。

1月6日,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获得授权,担任曼谷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该公司董事长胡晔对本报记者表示:“工行泰国成为清算行,不仅可以大大提高泰国人民币跨境清算的效率,而且对中泰经贸发展和人民币国际化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据上述大行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央行正在主导开发全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拟在今年年底推出简单的功能,包括开户和支付的简单处理。

但是胡晔也指出:“尽管人民币国际化在东盟的整体发展势头很好,但是受传统原因和贸易结构影响,美元还是主流结算货币。此外,人民币在国际化过程中还要注意防范国际金融风险的向内转移。”

该负责人分析认为,CIPS的推出,无论是否接入境外机构,都将形成多层级的市场。可能会促使离岸市场的中小银行选择银行代理清算模式,大型银行采取离岸清算行开户。同时,也会加速人民币离岸、跨境以及在岸三个市场格局的形成。

刘利刚也认为,尽管人民币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2.17%,非常接近排在第四位的日元,但和排在前三位的美元、欧元和英镑相比,仍有相当大的差距。“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的排名中上升至第五是一个里程碑,下一步更重要的是把人民币国际化做得更加扎实。”

(本报布鲁塞尔、曼谷1月31日电)

徐奇渊(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货币国际化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经济规模、币值稳定、金融市场的发展。综合这些因素来看,长期以来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是被低估的,现在人民币正向其应有的地位迅速回归。

人民币国际化步伐加快推进,但仍然以贸易货币的功能为主。在人民币跨境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在贸易项下的结算,在全部结算量中一直占据绝对主要的比例。以2014年四季度为例,人民币贸易结算量,大致是跨境直接投资结算量的6倍。金融投资方面的人民币结算数量更少。可见目前,人民币仍然处于贸易货币的阶段。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处理好主次问题、顺序问题。人民币国际化本身,是国内实体经济改革、金融市场改革成功向外延伸的结果,是国内经济发展的一个外化。因此,国内经济、金融改革方面的考虑,应优先于人民币国际化。尤其是利率、汇率制度的改革需要进一步推进。(原标题:全球支付市场地位从第八跃居第五
人民币向常用支付货币过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